彩店宝

梦华录:两次被坑背后,是宋引章的薄情寡义,赵盼儿终究错付了

生而为人,务必善良。

可看到《梦华录》中宋引章两次被坑,竟然生不出半点同情。

不是气她笨,也不是怒她蠢,而是鄙视她的薄情寡义。

被花言巧语哄骗,随周舍私奔

欺骗宋引章的第一个男人是周舍。

周舍自称是淮阳人,家中世代为商,经营的是皮货生意,有商铺数十家,下人近百人,宅院若干。

还有一个做应天府通判的姨夫。

宋引章信以为真,在认识仅15天的情况下,就带周舍去见了赵盼儿。

一见面,周舍就向赵盼儿表达了自己对宋引章的喜爱之情,希望赵盼儿能够同意他与宋引章的亲事。

可是,他骗得了宋引章,却骗不过赵盼儿。

赵盼儿听闻两个人是因为遥奏《明妃曲》生情,马上就问周舍“一去紫台连朔漠”的下一句是什么。

结果,周舍根本回答不出来。

连答都答不出来,又怎么会演奏?

很显然,周舍是有意接近宋引章的。

然后,赵盼儿又通过周舍的言行举止、以及身上的香味,分析出他不过是个出入欢场的酒色之徒。

被人当面揭穿,周舍无地自容,但到手的鸭子说什么也不能飞。

他假意生气离开,对宋引章说:“我当她是你姐姐,才对她客客气气的,可她刚才是怎么对我的?我周舍在外行走也是要脸面的。”

宋迎章赶忙说:“她是关心则乱。”

合着,赵盼儿的话她一句没听进去。

转过身来,宋引章就跑回去开始向赵盼儿表达自己的决心。

连周舍的那句“再这样下去,我真的没办法等你了”,都没仔细思考。

她对赵盼儿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姐姐,我没你命那么好……”

言外之意就是赵盼儿“站着说话不腰疼”,不理解自己的感受。

接下来,宋引章又表达了自己强烈想要脱籍的心情。

赵盼儿表示,就算是脱籍也不一定要嫁人,等欧阳旭高中了,就帮宋引章想办法。

可宋引章却反问赵盼儿,万一欧阳旭不中呢,自己又不是赵盼儿的亲妹妹,欧阳旭说话也不一定好使。

人家赵盼儿每天都盼着欧阳旭高中,宋引章却什么话扎心说啥。

不仅如此,一番争执下来,赵盼儿依旧不同意宋引章嫁给周舍,这时宋引章彻底急了。

她说:“你都整天想着当进士娘子,我为什么不能嫁个员外富商?”

但凡她把赵盼儿当成亲姐姐,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可赵盼儿依旧把她当妹妹,表示宋引章嫁人可以,但自己帮她打理的那些银钱和铺子,别想一起带走。

宋引章则说:“那是我的东西,你凭什么扣着不放?”

只这一句就知道,她来找赵盼儿的真正目的是想拿回那些银钱和铺子,然后随周舍远走高飞。

至于赵盼儿同意与否,根本不重要。

可怜赵盼儿一片真心喂了狗。

后来,果然如赵盼儿所料,随周舍私奔的宋引章不仅没有过上好日子,还遭受了凌辱虐待。

若不是赵盼儿救她出火坑,她恐怕永远要过着非人的日子。

让人无语的是,宋引章没过多久,就好了伤疤忘了疼。

再上沈如琢贼船,失身又失心

宋引章心仪的第二个男人是沈如琢。

都说吃一堑长一智,宋引章原本对沈如琢是存有戒心的,奈何沈如琢手段高明、巧舌如簧。

不仅是她,赵盼儿这次也看走了眼。

主要是因为,赵盼儿被人设计陷害时,宋引章求到沈如琢身上,人家真想帮忙了。

所以,赵盼儿、顾千帆等人,都对沈如琢颇有好感。

但是,他们与沈如琢仅有几面之缘,最了解沈如琢的还是宋引章。

一个人就算掩饰得再好,日久天长还是会露出马脚。

沈如琢屡次向宋引章表明心意,宋引章屡次找借口拒绝。

一次宋引章又背着赵盼儿与沈如琢约会,为了尽快脱身,她对沈如琢说:“我真的得回去了,再拖下去会被盼儿姐发现的。”

沈如琢说:“她们只是你的好朋友,又不是令尊令堂,何必对她们言听计从呢?”

这句话,无异于挑拨离间。

要知道,宋引章在世上已无亲人,赵盼儿、孙三娘待她如同亲姐妹。

尤其是赵盼儿,为了救宋引章出火坑,不惜去引诱周舍。

事后,她一遍又一遍地洗手,实则是内心对周舍恶心至极。

可为了宋引章,她还是忍受着恶心,给周舍设局。

这样的恩情,宋引章无论怎么报答都不为过。

一个男人,如果真的喜欢你,希望你和你的亲人、姐妹和睦相处还来不及,怎么会挑拨是非呢?

可笑的是,当初面对周舍,宋引章尚且还能说出“她是关心则乱”这样的话。

面对沈如琢的挑拨,她竟然一声未吭。

不但一声未吭,日后沈如琢的约,她照赴不误。

试想,若是宋引章真的把赵盼儿、孙三娘当姐妹,会不反驳沈如琢吗?

就如同你处男朋友,你的男朋友告诉你,别听你父母的,他们什么也不是,你会如何做?

说到底,宋引章从心里认同沈如琢的话,所以,她才没有反驳。

要只是这样也就罢了,宋引章到萧钦言府上献艺,深受柯相公赏识,在她的琵琶上题下“风骨”二字。

一下子,宋引章水涨船高、

沈如琢借机开始告白,他说:“你是珍珠玉璧,不应坠于泥淖市井之中……你已经名扬东京,柯相亲口夸过的有士大夫风骨的宋娘子,怎能为了几百文的茶钱,对着一帮酸腐文人弹琴呢!”

这本就是沈如琢献媚的情话,当不得真,可宋引章竟然信了。

回到茶坊,就开始各种矫情。

茶坊原本就是她与赵盼儿、孙三娘合伙开的。她的职责就是靠琵琶声,招揽更多的客人。

可从萧钦言府上回来后,她就认为给客人们弹琴,有辱自己,搞得赵盼儿一直哄着她。

偏偏就在这时,她发现了赵盼儿和顾千帆是一对。

赵盼儿经历过什么,她不是不知道。

可当她得知赵盼儿找到幸福后,不是为赵盼儿高兴,而是一生气走了,投入沈如琢的怀抱。

就算是她对顾千帆产生了莫名的情愫,也不该如此。

对比赵盼儿为她所做的,宋引章真的是薄情寡义。

可悲的是,她以为她找到了幸福,结果呢,再次被沈如琢骗了,又失身又失心。

两次被坑皆因宋引章无情无义

最后,还是赵盼儿出面维护她,为她出气。

能理解宋引章急于想要脱籍的心情,但凡事还是应该有底线。

赵盼儿与她有过命的交情,可终究还是错付了。

两次所托非人,皆是她咎由自取。

如果真心把赵盼儿当亲人、当姐妹,宋引章也不会走那么多的弯路。

连张好好都能看出来,有赵盼儿在宋引章不会吃亏,她自己不明白吗?

归根结底,还是她从未真正把赵盼儿当亲人,

等到她幡然醒悟的那天,一切已成定局。

成长确实需要付出代价,可宋引章的代价未免太大。

通过在萧钦言府上她为顾千帆解围可以看出,宋引章很聪明。

如此聪明的人,却做下糊涂事,只因为她太过以自我为中心,怪不得别人。

posted @ 22-06-23 10:52 作者:admin 点击量:
彩店宝平台,彩店宝官网,彩店宝网址,彩店宝下载,彩店宝app,彩店宝开户,彩店宝投注,彩店宝购彩,彩店宝注册,彩店宝登录,彩店宝邀请码,彩店宝技巧,彩店宝手机版,彩店宝靠谱吗,彩店宝走势图,彩店宝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彩店宝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